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旭日东升

 
 
 

日志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2011-10-22 16:1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黎荣军院”人们又称它为“巴黎残老军人院”,有人还称它为“巴黎伤兵院”。这座坐落在塞纳河上著名的亚历山大三世桥南岸延长线上的古老建筑闻名于世,不仅因为它至今仍然行使初建时收容安置伤残军人的功能,还因为它同时是个军事博物馆的所在地,更是因为法兰西帝国的第一位皇帝拿破仑?波拿巴的陵墓在此。

1670年法国“太阳王”国王路易十四决定:“将那些用生命和鲜血来保卫他们君王的将士们安置到这里,让他们在安静详和的环境中度过他们的余生……”。(野史称太阳王路易十四看不得伤残军人在塞纳河岸乞讨,下令修建伤兵院的)在国王的旨意下,荣军院在当时巴黎的近郊开建。荣军院主体建筑的建设交给了建筑师利贝哈勒?布鲁昂(LibéralBruant)主持。布鲁昂规划了一个有着五个大庭院的建筑群。工程于1671年3月开工,截止到1677年2月全部竣工。工程的进度在当时来说可算是极为迅速的。这也得以使第一批残老军人于1674年即住进了荣军院。

 荣军院从建成之初,开始行使它接待军人的功能后,很快就又被赋予了博物馆、陈列馆的功能:1872年建成了炮兵博物馆,1896年又成立了军事历史博物馆。后来在1905年两馆合并成为现在的法兰西军事博物馆。

1840年12月15日,法兰西帝国第一位皇帝拿破仑一世终于在死了19年后,回到他深爱的塞纳河畔,安葬于荣军院的教堂内。

荣军院正门向北与亚历山大三世桥相对而望,门前宽阔的广场上满是碧绿的草坪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在这寸土寸金的巴黎,竞然有如此之大广场,让我这看习惯国内拆迁的人实感惊讶啊。

这是荣军院建筑的结构示意图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荣军院的正门,门卫室两边有一排古炮。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与荣军院相对的亚历山大三世桥,桥对面就是大小皇宫。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进入大门,典型的法式花园展现于眼前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从这个门就可以进入荣军院最大的庭院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在这四面楼房围起来的方形院中和楼房长长的走廊里陈列着许多大炮,还有坦克呢。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从庭院的南边门可进入荣军院内的军人教堂。这是教堂内的管风琴,真够气派的啊!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这教堂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在教堂的上方左右两边各有一排各式各样的不同军旗,引起我的极大注意。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竞然还有中国古代的军旗,你看上面写着张、赵。女儿忙向我解释:那是法军的战利品,法军每在一处打胜仗,缴获败军的军旗作为战斗胜利的纪念。我顿感浑身不适,一种少有的耻辱感涌上心头,忙拉着先生和女儿离开这里,去圆顶教堂瞻仰拿破仑的墓。

说来有趣,当初设计师贝哈勒·布鲁昂在荣军院的建筑群中设计了一个教堂,但这个教堂的设计似乎连他本人也不太满意,所以该教堂的建设工程一直拖到了1676年3月份才开工。贝哈勒·布鲁昂将教堂的建设工作交给了从事荣军院中护理室和入口亭建设的儒勒·阿都安-芒撒(JulesHardouin-Mansart)。谁知这个谁都不喜欢的工程一建就是30年,直到1706年的8月28日,整个荣军院工程建成向“太阳王”路易十四交钥匙的时候荣军院教堂的建设才正式完工。后来这个圆顶教堂成了路易十四的私人教堂。

进入这个教堂是要买门票的(此票与军事博物馆是联票,参观博物馆就不用再卖票了)。教堂的正门面向南,与荣军院大门相向而对。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进入教堂的大门,正中间是一圈石制的围栏,围栏正上方就是用12公斤黄金打造的教堂那金色穹顶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围栏下面就是教堂的地下室,拿破仑一世的棺椁就存放在这。人们从这里可以俯视拿破仑一世的棺椁。

石围栏前方是一座金色的神龛,神龛内是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造像。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高大金色的穹顶,金色的神龛与整体建筑明亮的采光效果,使这教堂不象其它教堂那样阴暗。透过神龛后面的玻璃,你可看到军人教堂上方悬挂的各种军旗。

石围栏四周分列着 6 间圆阁,分别安放着拿破仑兄弟、儿子及法国的元帅的石棺。

这是福煦(FUCH)元帅的石棺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这是利奥泰(LYAUTEY)元帅的石棺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路易·赫伯特·贡萨伏·利奥泰(Louis-Hubert-Gonzalve Lyautey,1854年11月17日-1934年7月27日),法国政治家、殖民军人、法国元帅。是关于殖民主义具有传播文明的优点的忠实信奉者。他在1912-1925年把摩洛哥建成法国的保护国。1921年2月12日晋升为元帅,1925年9月5日辞职,退居摩泽尔河的托雷。撰写回忆录,并任男童子军的保护人,1937年7月21日卒于该地。

这是拿破仑一世的哥哥西班牙国王约瑟夫?波拿巴的石棺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这是拿破仑一世的儿子拿破仑二世的石棺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拿破仑二世全名为佛朗索瓦.约瑟夫.查理.波拿巴 (1811年3月20日 - 1832年7月22日)1809年底,拿破仑与无法给他后嗣的皇后约瑟芬离婚,并于1810年3月同奥国公主玛丽.路易丝结婚。1811年,路易丝生下一男孩,封为罗马王,即拿破仑二世。拿破仑二世乃是拿破仑一世(拿破仑?波拿巴)与他的第二位皇后玛丽?路易莎之子,生于杜伊勒里宫。他出世后即被封作“罗马王”,为拿破仑一世法兰西第一帝国皇位的继承人。由于身患肺结核,拿破仑二世身体状况一直很差,于1832年在维也纳去世。

这是塞巴斯蒂安?勒普雷斯特雷?德?沃邦(VAUBAN),法国著名的军事工程师石棺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沃邦是法国元帅,著名的军事工程师。著有《论要塞的攻击与防御》、《筑城论文集》等。早年参与投石党叛乱被政府军俘虏后归顺,1655年成为国王的常任工程师。1658年任围攻格拉沃利讷城的总工程师。路易十四统治时期大小战役他无所不与。他的筑城理论体系对欧洲军事学术的影响长达一个世纪以上。沃邦先后领导建筑要塞33座,改造300座,指挥过53次要塞围攻战。系统地改进并创新了要塞的建筑,他设计的五边形的棱堡在欧洲火炮逐渐盛行的十七世纪及以后影响至深。而在当时,他综合的攻击要塞的方法更加著名。在1673年,他用一系列平行要塞的堑壕和伸向要塞的蛇形交通壕,攻克了荷兰马斯特里赫特要塞。直到20世纪,这仍然是堡垒攻击的标准方法。

这是蒂雷纳(TURENNE)元帅的石棺

照片12509  037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亨利·德·拉图尔·德·奥维涅,维蒂雷纳子爵(Henri de La Tour d'Auvergne, Viscount de Turenne,又译为杜伦尼)(1611年9月11日—1675年7月27日),也是法国元帅。蒂雷纳是法国色当亲王的次子,他的外祖父是领导荷兰独立运动的奥兰治亲王“沉默者”威廉,他的舅舅是接替威廉指挥对西班牙独立战争的拿骚亲王莫里斯。12岁时父亲去世,长兄继承公爵爵位,他被送到荷兰舅舅莫里斯亲王那里,加入军队见习战争艺术。在德意志三十年战争中,法国在首相红衣主教黎塞留的领导下向神圣罗马帝国和西班牙宣战。蒂雷纳在红衣主教瓦勒泰(La Vallette)法国元帅的手下任职,1637年晋升为中将军衔。1643年5月16日,蒂雷纳获得法国元帅权杖。在他的指挥下大败神圣罗马帝国军队,并签订了威斯特法里亚条约,结束了德意志三十年战争。1660年,蒂雷纳受封“国王陛下的陆军大元帅”荣誉头衔,1675年7月27日在萨斯巴赫(Sasbach)与神圣罗马帝国军队作战时被一颗炮弹击中阵亡,被葬在巴黎圣·迪尼斯国王墓地里。两百年后,拿破仑出于崇敬,又把他的遗体重新迁葬到巴黎残废军人院。 

从神龛两侧的楼梯向下去,即可到拿破仑一世的墓室。墓室入口对面一间不大的厅内墙上有两幅浮雕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这一幅浮雕反映是1840年12月15日,拿破仑的灵枢通过凯旋门,运抵巴黎荣军院。在数以万计官民见证下,前往圣赫勒拿岛迎取拿破仑的灵枢的乔维尔亲王对着法国国王路易?菲力普说:“陛下,我呈献给您法国皇帝的遗体。” 路易?菲力普国王恭敬地回答说:“我谨代表法国接受了他。”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这一幅浮雕是十几个士兵抬着拿破仑的棺木,一个老兵扶地痛哭,另一个老兵扑上前去,虔诚地抚摸着他心目中崇敬的伟人的灵枢。灵枢的前方,站着手持军帽、佩剑的乔维尔亲王,路易?菲力普国王左手放在胸前,带着侍从虔诚地迎接伟人的归来。

在这小厅与墓室入口之间左右两侧安放着是BERTRAND将军和DUROC元帅石棺。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墓室入口的两侧分别站立着两个紫檀木的雕像,两个老者捧着象征拿破仑王权的王冠、宝剑等物品。入口门楣上镌刻着拿破仑遗嘱中那句“我愿我的身体躺在塞纳河畔,躺在我如此热爱过的法国人民中间”。是啊,法国人民终于在他逝世19年后,把他安放到这个最适合的地方,使伟人的遗愿终得实现。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从入口再走下去,就是用大理石建造的圆形墓室了。这座墓室深 8 米,拿破仑的棺椁就放在中央,墓室四周有 12 个方形立柱,每根立柱上都有一座手持橄榄枝作成的花环的胜利女神雕像,守护这位叱咤风云的皇帝。立柱后面是环形围廊,围廊的墙壁上十二幅浮雕,每一幅代表着一场在世界军事史上名垂千古的光辉战役。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我们看到的这红斑岩棺椁是最外一层,它是由俄罗斯的红斑岩凿成的,外形有点像拿破仑生前常戴的船形军帽。据介绍,拿破仑遗骸放在七层棺椁之中,由内向外:第一层是白铁棺,第二层是桃事花心木,第三、四层均为铅制棺,第五层是乌檀木,第六层是橡木棺,第七层是红斑岩石棺。

抬头仰望,上方是教堂正中用12公斤黄金打造的金色圆顶,低头环视,丰功伟绩历历再现、胜利女神日夜守护,安息吧,伟人!

走出教堂,来到西侧的军事博物馆。其实这个军事博物馆是由古代兵器展览馆、近代军事博物馆、现代军事博物馆三个相对独立的小博物馆组成,每进一个馆都得验票。我们按照这个顺序参观。

古代兵器展览馆主要展出上古时代到17世纪时期的武器和盔甲。太让人赞叹了,那盔甲、那剑、那火炮太精致了,让我怀疑,这是用来打仗的?还是精美的工艺品啊!真是把一辈子要见的盔甲都看见了。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走进近代军事博物馆,这里主要展出自路易十六至拿破仑三世的各朝代的军事文物。包括兵器、军装、勋章、军旗等。至时已近下午三点,一家人还没吃午饭呢,真是顾着看就不能好好拍照,想拍照就不能好好看,最后决定以看为主,把照相机装进包里。

各式各样的军服与军旗来自不同的国家,大概也是法军的战利品吧。在一间很小而且非常暗的展室里,伫立着三个比较高大的展柜,一看就知这是我国的军服。那件明黄色的战袍引起我们全家人的注意,原来这是英法联军打入圆明园抢走的乾隆皇帝的盔甲和战袍。象征着我大中华最高军威的战袍竞然立在这里,耻辱感又一次由然而生!

这是装剑还是装火药的袋子? 如此精美!感觉这些都是丝绸质地的,难怪放在如此暗的展厅内。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时间关系,还得吃午饭,计划再去奥赛博物馆,现代军事博物馆没能来得及参观,先生特感遗憾,女儿安慰先生说:一次都看完了,以后来没得看了,下次再来吧。

奥赛博物馆在荣军院的东北方向且不远,步行过去,正好路过国会,顺便参观一下国会大厦了。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瞻仰拿破仑陵墓——法国探亲记(13)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进入奥赛博物馆已是下午五点了。可惜啊,此博物馆不许拍照。女儿咕咕嘟嘟地说,三年前我来时是给拍照的呀,现在怎么不给了呢?不给拍照咱可好好地欣赏啊,什么印象派、野兽派的画尽收眼底,精美传神的雕塑一一近距离地过目,真是过把艺术欣赏之隐噢!不知不觉到了下班时间,抬头一看博物馆那著名的大钟,已经晚上九点四十五了。这时的我好像感到累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