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旭日东升

 
 
 

日志

 
 

我的凤凰之行(7)  

2010-08-04 19:00: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陈宝箴古宅南行,过个十字路口,就是中营街,沿着散发着古旧气息的青石板小巷,来到了沈从文故居。我怀着十分崇敬之心开始了我们此行的最后一个景点的参观。

故居是沈从文先生曾任清朝贵州提督的祖父沈宏富于同治五年(1866年)购买旧民宅拆除后兴建的,这是一座典型的南方四合院,青砖灰瓦,小院里仅有三间正房、四间厢房,中间是小小的天井,还有黑幽幽的木扇门和已被风雨剥蚀了的镂雕花窗,无不散发出浓郁的湘西特色。如果不是这一批又一批中外读书人、学者和旅行者不远百千万里到此寻访,这应该是个清雅幽静而又十分平常的小院。故居内现陈列了沈从文先生的遗墨、遗稿、遗物和遗像。

沈从文于1902年12月28日诞生在这旧宅院里,他在此长大,在此玩耍,在此逃学,在此懂事,在此度过他那近乎传奇色彩的童年。在近十五岁时,沿着沅江离开了家乡。再后来,他成为了令世人钦敬的作家、历史考古学家。

沈从文于1917年到1922年漂游在湘西沅水流域;1923闯入北京,1923年至1928年在北京以写作谋生;1928年至1930年,在上海中国公学任讲师,兼《大公报》、《益世报》等文艺副刊主编;1931年至1933年在青岛大学任讲师;1934年至1939年在北京主编全国中小学国文教科书;1939年至1947年在昆明西南联合大学任教授;1947年至1949年在北京大学任教授;1950年至1978年在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任文物研究员;1978年至1988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所任研究员。

沈从文先生1950年前创作了许多文学作品,《边城》、《湘西》、《从文自传》等,在国内外有重大的影响。他的作品被译成日本、美国、英国、前苏联等四十多个国家的文字出版,并被美国、日本、韩国、英国等十多个国家或地区选进大学课本,两度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评选候选人。1988年已经入围诺贝尔文学奖,却因先生病故,而此奖只授予生者,致使沈从文先生与诺贝尔文学奖擦肩而过。是沈从文的作品让中外世人了解并走进凤凰这座美丽而又充满神秘的古城。

50年以后,沈从文先生开始了他的历史与考古研究。他撰写出版了《中国丝绸图案》、《唐宋铜镜》、《龙凤艺术》、《战国漆器》、《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等等学术专著,特别是巨著《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影响很大,填补了我国文化史上的一项空白。

站在故居的小小天井中,我几次举起相机,但始终未能摁下快门,那游人太多,无法拍下一张能使我满意且能代表此刻心情的照片。只听杨老师高叫我“快来买地图”。在故居的出口处,有一小节柜子,出售纪念品。凤凰古城手绘图,是最有纪念意义的纪念品,且地图上还加盖了故居的三个纪念章。这是我在凤凰购买的一件也是唯一的一件我最爱的物品。

游览完安排的九景,就是各人的自由活动了。我和阿宋、树欣、文学院的鸿秀教授与杨老师来到了与夺翠楼相邻的沱江人家。这是杨老师六年前来凤凰住过地方,她和主人包大妈一直保持联系友情甚好。天气太热,在包大妈家吃点饮料,休息片刻,留下杨老师与包大妈叙旧,我们一行四人便前往沈从文墓地。
    顺着东南方向的一条青石板街道,两边有不少商家,卖姜糖的、卖蜡染的、卖牛脚梳子的、买银器的、当然还有各式各样的苗服了……。我们边走边看边问,一位先生告诉我们,向前走,看见沱江大桥,沈从文的墓地就到了。随着商铺的减少,街道已变成了一条沿沱江边的小道。虽然天热得有点让人透不气来,我们还是加快了行进步伐。终于到了墓地所在的“听涛”山。
    沿着通往墓地的小道拾阶而上,转了两三个弯,只见一块一人高石碑,是黄永玉先生为表叔沈从文题写的碑文:“一个士兵,不是战死沙场,就是回到故乡”。(这话好像就是沈从文先生所云)。真是没有比这再适合再好的碑文了。再向上行五六十米,只见一块2米多高,1米多宽的五彩石墓碑,不远处的山体上有沈从文墓几个红的字。我们几个人东张西望,那是在找冢,可怎么也不见。刹时间我们全明白了,说是墓,其实无冢,先生就静躺在这天然的五彩石碑下。我们静静地站在墓碑前,没有一点声响,生怕惊动他老人家。我久久注视着墓碑,镌刻在墓碑上的“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能认识人”已深深的印在我脑子里,此时的我好像体会出沈从文先生这话的深刻含义了。

墓碑前有许多敬仰者献的鲜花小花环,(这时我真后悔,刚才该买个花环啊)还有抽烟的敬仰者敬上的香烟,有几根还冒着烟呢。我退下几个石阶,拍下了这张照片。

我的凤凰之行(7)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树欣俏俏地说道:沈从文的墓就这样,是不是有点太寒酸了?我们相对无语。我不知她们是怎么想的。在我看来,沈从文的墓就像他的人,更像他的文章,是那么自然朴实,没有任何雕饰,没有奢华,更没有一丁点的媚俗。老先生长眠在此,背靠“听涛”的青山绿树,面对清水流淌的沱江,抬眼远眺可见万寿宫、遐昌阁、万名塔,低头侧耳可聆听涓涓泉水细流声,还有什么比这更自然更好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