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旭日东升

 
 
 

日志

 
 

我的凤凰之行(6)  

2010-08-03 04:0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了崇德堂,南行不远,过一小巷,便来到陈宝箴古宅。参观前我不知陈宝箴何许人也(请大家别笑话我),啊,一听讲解,恍然大悟,原来就是国学大师陈寅恪的爷爷啊。再仔细听来看来,那崇敬之心由然而生。

  陈宝箴古宅是凤凰古城博物馆的一部分,所在范围为清光绪年间道台衙门的组成部分,陈宝箴三代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我的凤凰之行(6)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陈宝箴(1831~1900年),江西义宁(今修水)人。1852年(21岁)乡试中举人出仕,早年参加湘军,随席宝田镇压太平天国起义,官至知府。曾任浙江、湖北按察使,直隶布政使,1895年任湖南巡抚时,以“变法开新”为己任,推作新政。先后设矿务局、铸币局、官钱局,兴办电信、轮船及制造公司,创立南学会、算学堂、时务学堂,支持谭嗣同等刊行《湘学报》、《湘报》,使湖南维新风气大开,成为全国最有生气的省份。1898年5月,奏请力行新政,并提出兴事、练兵、筹款三策以挽救危亡。7月,保荐杨锐、刘光第参预新政。9月,奏请调湖广总督张之洞入京总理新政。但反对维新派“民权平等”说,也不满康有为的托古改制,对湖南守旧顽固势力的攻击取妥协态度。戊戌政变后被革职,“永不叙用”。1900年7月22日卒然去世,终年69岁。

  陈三立照片

我的凤凰之行(6)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陈三立(1853~1937年)是陈宝箴长子,与谭嗣同、徐仁铸、陶菊存并称“维新四公子”,近代同光体诗派重要代表人物,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位传统诗人。三立年少博学,才识通敏,洒脱而不受世俗礼法约束。光绪十二(1886)年23岁赴京会试中进士,授吏部主事官职。光绪二十一年,其父亲宝箴任湖南巡抚推行新政。三立襄与筹划,效力较多。1937年,卢沟桥事变,三立表示决不逃难!。史载“当年,北平、天津相继陷落。日军欲招致三立,百般游说,皆不应许。侦探日伺其门,三立怒,呼佣拿扫帚将其逐出。从此五日不食,忧愤而死,享年85岁。”颇有江西老乡南宋宰相文天祥的风骨。

陈衡恪照片

我的凤凰之行(6)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陈师曾即陈衡恪(1876~1923年),1876年3月12日出生。陈三立长子,曾留学日本,攻读博物学。归国后从事美术教育工作,1913年到北京,任教育部编审,之后历任北京各大学教授,是吴昌硕之后革新文人画的重要代表。他善诗文、书法,尤长于绘画、篆刻,是北京文化艺术圈里的中心人物。他在近代历史中扮演着多重角色,既是思想进步的文人,又勇于创新的画家,还是慧眼识人的伯乐。陈师曾早年与鲁迅同在日本留学,鲁迅在东京筹办《新生》杂志,师曾是积极的支持者和赞助者。回国后又一起在教育部共事,对新知识、新思想的追求是他们一生友谊的基础。他们交往密切,一起逛市场,收购古籍和金石拓片。陈师曾向鲁迅赠画多幅,为之刻印多枚,并请鲁迅鉴赏他的书画作品。而鲁迅收藏的中国现代国画家的作品也以陈师曾的为最多。陈师曾还慧眼识珠,发现了齐白石。他劝齐白石衰年变法,建议他借鉴吴昌硕笔意,并介绍齐白石到日本举办个展,并使之“一炮而红,可谓是齐白石的“引路人”和“贵人”。1923年夏,陈师曾染病逝于南京,享年48岁,先于其父14年逝世,令人叹息。

 陈寅恪照片

我的凤凰之行(6)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陈寅恪(1890~1969年),陈三立三子。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寅恪在家庭环境的熏陶下,从小就能背诵四书五经,广泛阅读历史、哲学典籍。13岁随其兄师曾出国留学,17岁回国考入复旦大学。以后又就读于德国柏林大学、瑞士苏黎士大学、法国巴黎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德国柏林大学研究院。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回国后,先后在清华大学、广西大学、成都燕京大学、西南联合大学、岭南大学等地执教。在清华大学任教时,被称为清华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之一。通晓梵文、突厥文、满文等多种东西方语言文字。陈寅恪治学面广,宗教、历史、语言、人类学、校勘学等均有独到的研究和著述。他曾言:“前人讲过的,我不讲;近人讲过的,我不讲;外国人讲过的,我不讲;我自己过去讲过的,也不讲。现在只讲未曾有人讲过的。”

在清华校园里,不论是学生还是教授,反是文史方面有疑难问题,都向他请教,而且一定能得到满意答复。大家都称他为“活字典”、“活辞书”。 陈寅恪的课上不但学生云集,就是研究院主任吴宓教授也是风雨无阻,堂堂必到的听课者,朱自清等水准很高的教授,也常到教室听他讲学。哲学家冯友兰,当时任清华大学秘书长、文学院长,每当陈寅恪上《中国哲学史》课时,冯先生总是恭敬地陪着陈教授从教员休息室走出来,静静地坐在教室里听他讲课。傅斯年评价陈寅恪说:“陈先生的学问近三百年来一人而已。”胡适称:“寅恪治史学,当然今日最渊博、最有识见、最能用材料的人。” 然而,陈寅恪先生生在动乱、极左的年代,满腹才华被时代所淹没,当革文化命顶峰的那年--1969年,先生默默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这是陈寅恪先生的悲剧,更是我们民族的悲剧。

陈氏三兄弟照片

我的凤凰之行(6) - 旭日东升 - 旭日东升

 陈寅恪二哥陈隆恪子承父业,诗人,但没有其父其兄其弟名气大。

陈封怀(1990-1993),陈衡恪之子,为我国著名植物园专家、植物学家,中国植物园创始人之一。1926年毕业于东南大学,1934—1336年为创建庐山植物园而留学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后历任庐山植物园、南京中山植物园、武汉植物园、晚年任中科院华南植物园主任(广州),后任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研究所名誉所长,与年龄相差不大的三叔陈寅恪时相过从,十分欢洽,给了寂寞中的陈寅恪很大的宽慰。 

陈宝箴世家一门四代五杰是中国近代史上最耀眼的文化世家。在《辞海》中唯一享有五个独立辞条,对中国文化的贡献,留给后人的是“爱国主义、民族气节、人文思想、治学精神”之宝贵财富。

听完介绍,我好像忘记了一切,手中的相机都停止工作了,古宅的建筑照片一张没拍,真遗憾啊!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